<dl id="9xdzv"><pre id="9xdzv"><b id="9xdzv"></b></pre></dl>

    <sub id="9xdzv"><strike id="9xdzv"></strike></sub>
    <dl id="9xdzv"><pre id="9xdzv"><del id="9xdzv"></del></pre></dl>

      <address id="9xdzv"><video id="9xdzv"></video></address>

        <big id="9xdzv"></big>

        首頁 新聞頻道 寧德新聞

        閩東之光丨湯養宗詩集《偉大的藍色》出版發行

        2023-09-08 11:40 來源:詩刊社


        《偉大的藍色》

        湯養宗 著

        《詩刊》社 選編

        中國言實出版社 出版


        由《詩刊》社選編、中國言實出版社出版的系列叢書“新時代詩庫”推出第二輯。


        湯養宗的《偉大的藍色》作為第二輯的第二本詩集正式出版發行。





        《偉大的藍色》詩歌選




        向大海

        向大海,向那高地,視覺的坡度

        地球的藍血液在那里涌動

        向遼闊而浩瀚的秩序

        加入自己的名字,在飛濺的風浪間

        與獅虎爭奪地盤,與大鯨鯊魚

        計較作為原住民的名分

        錯開的族類,依然需要爭辯誰是誰

        深海中野性聚集的一切

        都會呈現于自己的主場

        去吧,去那喧騰中領取你的心跳

        在海腥香里耕耘好你的波浪

        一生爬坡才立命于這夢中高原

        為的就是匯入偉大的藍色

        成為澎湃與蕩漾開來的一部分

        你已真正穿越沉浮,生死

        經歷大潮與小潮,并愛上自己的顛簸

        世界指認,說這個人是藍的

        何謂到達?讓大海認下就是到達


        船骨

        我拍攝過許多破損的船骨,并留下

        版本各異的照片,最大的共同點是

        無論船體如何四分五裂

        作為船脊梁的龍骨總會完整保留下來

        不同于大街邊出售的虎骨,虎鞭

        以及被剝下來的斑斕的虎皮

        早些年,這些遺棄的木頭

        人們都以共同的忌諱繼續閑置著

        是大海的遺存,也是誰的遺體

        人間最大的嘆息莫過于這些木頭

        恍惚間若有若無的動靜

        現在不同了,人們發現

        不腐的船板,都是海水浸泡過的精木

        它們被鋸下制成了酒吧里最時尚的桌具

        然后是紅男綠女們在上面敲杯

        聲音很特別,賭酒或說愛

        便有現成的大海在作證

        全然沒想到,被他們敲擊的

        曾經是,大海脾氣很壞的一塊骨骼



        大海也有自己的小孤歡

        海洋的手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它也有

        自己握不住的什么,也有要脫手的

        夠不著與放開自己。大海對自己的放過

        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放生

        大海也害怕把什么都交給自己

        它也有私下的小孤歡

        密不宣人地在不聲不響中

        漲潮了,又在

        不聲不響中,收回被自己鼓起的部分

        那些連大海也裝不下或不想裝的

        都有老天爺在作證,老天爺從不對我們

        說明,那是些什么

        星空下的三桅船

        比一只大鳥整整多出了一面翅膀,這艘船

        夢的堅持者

        在月光之上運載著月光


        運載著我的幻覺,這沒有

        陰影的飛行物,好像不屬于人間

        不可能留下擦痕那般地,正從水面離開

        這行動著的夢幻者,被浪聲

        托起的呼吸,也在脫離海洋


        它身上肯定沒有纜繩,它肯定不適合于

        我們認知的鐵錨和碼頭,而更加

        適合于香氣和花叢

        它是那種蝴蝶,把大海比作眠床

        又不是眠床的蝴蝶


        波水之上它已越來越白,這被揣測

        另有一番路途的夜行者,正使用三面翅膀

        拍打著我湛藍的神經,在月光之下

        解脫原有的航程,懷揣著

        神一樣的心事,要從水面起飛


        這身份不明的天神,正身懷著飛翔的技藝

        要去恢復從海面通向天空的路

        它肯定與白云密約過

        并已成白云的同盟者

        在遼闊的星空下,這夢幻般的三桅船


        海星星

        讓我到最深的海底仰望星空!讓我

        在下沉中上升,頭朝下

        在大海深處打開被白云封鎖的方向


        這海底高處的燈,只有在向下的

        攀援中,才能下沉接近

        它的光芒,那濕漉漉的深淵里的光芒


        對于什么是星光,我們邏輯中的常識

        已經不夠,單有仰望的眼睛

        我們已經無法分辨

        海底還有另一個星空,那深處

        幽閉的星光,被太多的夜行者錯過


        要用怎樣的嘴唇,才能準確地說出

        在深處我們還有另外的

        緬懷,這自我克制的火

        點亮在深海下的火

        被海水養著,光芒四射,卻又有點幽暗


        這深水之下堅執地發出神光的火種

        只有在夢幻的另一面,才能夠看見

        我知道最高的燈,并不在天上


        讓天空里所有的光都暫時與我們無關

        讓大地上所有的追光者,再一次伸出十指

        摸到這首詩,摸一摸天堂確鑿的位置

        群島

        浩浩湯湯中的葡萄串,將星粒的夢想

        一下子撒開,群島出現,天空空掉

        海神看見了下凡的牛羊


        眺望群島,眺望一些土地形影零落地

        遠足,我們身體里親愛的骨頭

        一下子也找到了分散開的形式


        在大陸架以外,它們是我身體外的身體

        沿著不經意的路徑,踩著波水

        氣象一路撒開,展開了浩大的靈魂


        它們忘記了恪守于誰的承諾

        在海面列隊,集體的氣息

        類似于松香粒,類似于形散神不散的信念


        喊聲加重了這白云與心跳的血緣關系

        我們擔心任何撿貝殼的手,也撿走了

        那存放在海天之間的心跳


        這些仿佛飛過一遍的土地

        用距離說出了我們的傾訴與牽掛

        同時也看到祖國牢不可破的力和時間


        眺望群島,眺望也在向我眺望的祖國

        血脈相連的星粒,它們是我

        分散的骨骼,也是珍珠瑪瑙,鉆石和夢鄉


        一條魚的疼痛就是大海的疼痛

        每片海域都有神經末梢

        波紋的細致處,也有森林中的鳥鳴與落葉

        整體的疼痛來自具體的疼痛


        魚用通身的火焰漫游著

        火在四面的水聲中,鱗光閃閃,灼疼了

        養活它的海水


        一條魚的疼就是大海的疼

        它的骨骼刻寫著波水中火焰的形狀

        每條魚都是火的攜帶者,又都是海的陰影


        交錯著火和陰影,水聲里的疼

        傳遍整個海域,那疼痛的地方

        說出來有,摸上去卻說不出具體的位置


        那天,大海像一壺悶酒放在我右邊

        時光的意味有時是咸的有時是酸的

        繞不過去的口感中

        還有一種叫不動聲色的東西,它與蒼茫同坐

        小身體與大遼闊,天海茫茫,波瀾不驚

        心中有鐵,有大石,波水

        與酒同烈,可以一壺在手

        仿佛天地間的事,只剩下我與海洋兩個人的事

        那天,大海像一壺悶酒放在我右邊

        我一口一口來,要這樣慢慢地用盡一座滄海


        藍土地

        大地以外,另一塊更大的牧場鋪開

        另一些花草搖曳在海天交界處

        那里老虎和獅子止步,魚群繁殖

        我的歌謠開出波光上的梨花

        潮水生長著無數的常青樹

        浪水鼓蕩,綻放出一群群亮鮮的容顏

        彎腰勞作的人,背脊上也長出了魚鰭

        漁業那么響亮,人站在浪尖

        被大海一次次舉起來,在東方之海

        這是我的藍土地,也是我的藍故鄉


        霞浦

        一生中能有一次看到大海日出

        便是蜜。也是歌??梢灾档?/p>

        時不時的輕輕哼唱。

        一生中,不斷地與大海與滿天彩霞

        同見證:自己與這輪日出一而再地

        正處在同一個時空中

        那簡直就是一條值得炫耀的命。

        我的地盤叫霞浦。跟蹤著

        文采,可認作:棲霞處,海之浦

        全稱叫藍色圣地,棲霞之浦。

        我就是那個命好的人

        夢幻般的海岸是云彩出沒的聚集地

        經常橫空出世,美成

        不可一世,給所有人一條多彩的命

        我是個稍不小心就渾身上下

        涂滿色彩的人,常常喜孜孜地

        在天地美景中暈頭轉向。

        在這里,再木訥的人

        也有開花的沖動

        身處這里的石頭,也是最深情的石頭。

        在閩,閩之東,天光海色中

        看海的人無法斷定

        天空在海里還是大海在天上

        但每個人都可以聽從

        云霞,熱血,偉大的藍

        跟著日出,或自帶光芒,出場。

        來源:詩刊社

        編輯:陳娥

        審核:林翠慧 周邦在

        責任編輯:陳娥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寧德網簡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寧德網 版權所有,未經寧德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3512014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309374

        廣告聯系:0593-2831322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新聞熱線:0593-2876799

        寧德市新媒體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德市蕉城區蕉城北路15號閩東日報社三樓

        閩ICP備09016467號-17 網絡舉報監督專區

        亚洲A成人片在线播放_国产美女A做αwww久久久_日本在线中文字幕第一视频_97视频精品全国免费观看_在线看AV片网站_2020国产精品久久精品